首页 | 学校概况 | 校园动态 | 部门主页 | 教育科研 | 教师风采 | 学生园地 | 德育园地 | 校务公开 | 党务专栏 | 校庆专栏
 
汉字溯源,文化寻根

发表时间 2019-10-8  作者:  来源:   人气:25  


汉字溯源,文化寻根

许奖红

摘  要“溯源法”识字能提高识字效率,培养孩子对汉字的敬畏与热爱,将来更好地传承汉字,促进汉字文化共享。在识字教学中,我引导学生寻找汉字源头挖掘字形潜在的文化信息,辨析字形也是找源头明晰字义,复习巩固环节还是结合字源归类识记。“溯源法”激发了学生的识字兴趣,我又趁机推荐学生阅读相关书籍,以此延展语文教育。

关键词识字教学  溯源法  明形旁  归类别  形象直观

引  言汉字本身就是一座文化宝藏,传统的识字教学很重视分析汉字的源头。近代以来,因为拼音文字崛起、汉字简化和生活背景的突变,很多汉字形成的语境都已经消失了,汉字溯源面临着现实的困难,以致在识字教学实践中,“溯源法”被冷落。这种现象引起了很多专家学者的忧虑,他们呼吁重视“溯源法”,当然也要防止乱解汉字。也有许多一线的老师在教学中重溯汉字源头,我也有幸参与其中。虽然起步晚,学识浅,但还是取得了较好的教学效果。

 

陈寅恪曾说,一字即是一部文化史。每一个汉字都是音、形、义的统一,汉字教学就应该做到字音、字形、字义的统一,将字与文化整合起来。在古代,识字虽然被称为“小学”,但一直没被“小看”。据文献记载,周代就有识字书《史籀篇》十五篇,秦汉时期流行最广、影响最大的识字课本是《仓颉篇》。到了东汉,许慎编著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字书《说文解字》,开创了分析字形、考究字源的先河[1]1901年出版的《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》, 就是通过溯源的方式教授字形和词义,以及背后承载的文化,被胡适称为“百年语文第一书”;1937年,陈独秀为汉字教育写了一本教师参考书《小学识字教本》这是一部关乎汉字传统与五四新文化的汉字学著作[2]。由此可见,溯源的方式在汉字识字教学中的运用有悠久的历史,只是到了近代,因为拼音文字(尤其是英语)随着使用地区科技、经济、军事等方面的崛起而日益强势,国人的文化自信备受打击,甚至有人提出要废弃汉字,改用拼音文字!到了当下, 生活背景发生了很大变化,很多汉字形成的语境都已经消失了,汉字溯源面临着现实的困难。在教学实践中,老师比较重视引导学生根据语境了解字(词)义,而对字形与字义之间的关联解读不够。这种情况也引起了许多有识之士的关注。20185月,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、中华字课研究院就主办了“汉字溯源在小学语文教育中的应用”专题研讨会,专家学者们围绕汉字溯源的重要性、汉字溯源的难度以及解决方法等进行了深入研讨[3]。此外,一些专家学者陆续出版了有关字词学的著作,如唐汉的《汉字密码》、王宁的《汉字与中华文化十讲》等,电视台推出的有关汉字的节目更是一度走红,理查德·西尔斯用20年的时间创建的“字源网”也备受国人关注!

最近,有关国人语言表达能力匮乏的问题也引起了社会的热议,有人就将其归因于手写能力的下降。曾有机构调查发现,94.1%的人都曾遇到过提笔忘字的情况,其中26.8%的人经常会提笔忘字,尤其在年轻人中更加明显。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哪些?在清华大学教授言恭达看来,虽有网络时代交流方式的改变、汉字输入(拼音、语音等)的快捷方面的原因, 但基础教育阶段的识字教学实在难辞其咎。他认为现在的汉字教学追求快速认字,学生不知道汉字的历史演变,也无法感受汉字特有的文化之美和结构之美。他认为汉字教学不应一味追求速度,而应高质量地进行——培养孩子们写方块汉字的习惯和对汉字母语的认同感、亲近感;汉字的教学应讲解字源字理,增强学生审美能力[4]。说到底,在基础教育阶段以“溯源法”教学生识字,就是培养孩子对汉字的敬畏与热爱,将来更好地传承汉字,共享汉字文化。

那么,在识字教学中怎样运用溯源法呢?结合本人的教学实践,谈谈我的做法。

首先,生字教学要找源头。好多人都有提笔忘字的尴尬经历,并归咎于电脑的普及使得手写机会日趋减少。其实,电脑的广泛应用只是一个方面,最重要的还是没有真正了解字形和字义的联系。比如,人教版五年级下册第28课《彩色的非洲》一文中的“篝”,结构复杂,学生很容易写错,怎么办?找字源!“竹”表意,表示“篝”是竹笼子,“冓”在《说文》中解作“交积材”,字形上就像将许多木材纵横架合起来,“篝火”原指用笼子罩着火,现在指在野外架木材燃烧的火堆。跟学生讲明了字源,他们就不会把竹字头错写成草字头,结构复杂的“冓”也不会多出或少些笔画。《梦想的力量》一文中的“筹”字,“竹”表意,表示“筹”是玩投壶游戏用的竹签,“寿”为岁数大,而游戏以投入壶中的签多为胜。该字本义为古人游戏用的竹签,引申为计数的用具,又引申为谋划 、想办法收集。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有必要介绍文字背后的文化常识——投壶游戏,并进而拓展教学内容,补充“觥筹交错”“一筹莫展”两个成语,强调字形和词义的关联,给学生留下深刻的文化记忆。

今天用的楷书和简化字是在象形字基础上发展而来的,字形字义在保持相对稳定的基础上也在不断变化。比如“娃”,从“女”,篆书形体像一位女子,表示女子貌美;从“圭”,“圭”是瑞玉,有精美意,表示“娃”是美女,而且最初是指“成熟的美女”,这从吴王夫差为宠幸西施而兴建“馆娃宫”可以得到证实。到了唐宋,这个字所显示的女子年龄明显地变小了,很多诗词里所呈现的“娃”是少女、小姑娘的代称,白居易《忆江南》(其三)“吴酒一杯春竹叶,吴娃双舞醉芙蓉”中的“吴娃”应该就是指美少女了。再往后,“娃”就指小孩了,借张大春在《认得几个字》中的说法就是“这个字是从大人长、长、长、长回小孩子的” [5]。在教学中穿插字义演变的内容能有效吸引学生,教学效果远胜枯燥单调的灌输式识字教学。

其次,字形辨析要明形旁。汉字中形声字占了很大的比例,在辨析形近字的时候,通过找字源、辨形旁可以有效避免字形混淆。比如“踢”与“剔”、“惕”三个形近字,如果学生明白足字旁、立刀旁和竖心旁的形与义的关系,就不会写错。所以,在识字教学中,一般不要孤立地讲一个字,除了要结合语境了解字(词)义,还要补充形近字引导学生辨析形旁,在领悟形旁源头义的基础上举一反三,既强化了字词获得,又训练了迁移思维,借助语言文字的学习提升思维能力。

汉字的发展过程是一个不断简化的过程,一些形旁如果不刻意提醒,展示其演变过程,学生理解还是有障碍的,所以,对形旁的辨析也要溯源,找源头。比如,“罚”、“罪”、“署”,都是网字头,有法网的意思,但很多人都说成是四字头(实际上并没有这一说法),谬大矣!如果学生明白了网字头的源头义,以后遇到“羁”“罟”“罹”等偏僻字,理解难度就会相应降低。此外,像“胚胎”两字的“月”字旁,其实是“肉”的变体,明白了这一点,表人体部位的字多用月字旁就不难理解了;“祝福”两字的示字旁,原是指祭祀用的石制的供桌,所以带“示”字旁的字多与祭祀、崇拜、祝福有关,明白了这一点,学生就知道了“示”字旁与“衣”字旁的区别了。还有像“瑕瑜”两字的“ 王”字旁,其实是“玉”的简化;还有“心” 的变体,有心字底、竖心旁,也有“慕”的形旁变化。唯有明白了形旁的源头,学生辨析字形才有道可循,有理可据,而且记住以后终身难忘。

再则,复习巩固要归类别。温故而知新,识字教学不可能一劳永逸,要适时地巩固复习;“举一隅不以三隅反,则不复也。”复习巩固又要讲究方法,要结合字源归类巩固。平常教生字,是以课为单位;字词复习时,我根据形旁分类进行——有时集中听写某一形旁的生字,比如带反犬旁的、提手旁的、木字旁的,通过短时间高密度的呈现强化理解效果;有时穿插考查形近字的书写,如衣字旁和示字旁的、竹字头和草字头的字词;有时呈现同音字,如“俊”“骏”“浚”“竣”“峻”,辨析字形与字义的联系。学期结束,还要求学生将按课排列的生字表打乱,根据偏旁重新排列,让学生在重新排列的过程中进一步了解字源,巩固识记效果。

寻找汉字的源头,学生尝到了“芝麻开门”的惊喜!我适时地把台湾诗人、童书作家林世仁先生介绍给学生。林先生说:汉字是中国文化的基因库,(寻找汉字的源头)我们便能回到过去,和古人聊天、生活,同游千年的繁华。林先生出于对中华汉字的敬仰与热爱,创作了三册系列诗歌作品《字的小诗》,用童趣盎然的小诗传达中华汉字的奇妙与美丽,通过将近200首“字的小诗”,引导读者进入一个想象的天地,尽情飞翔与驰骋[6]。学生读他的《字的小诗》,一下子就沉浸其中了!

汉字从三千多年前便一路向我们奔来、与我们相逢于此时此刻,作为炎黄子孙应该对汉字怀有热爱、珍惜、敬畏之心!所以我们在分析字形中构件时切不可穿凿附会。据说王安石曾经这样解释“波”字——“水之皮也”,看似有道理;但有人反驳:那么“滑”是“水之骨”啦?!王安石一脸尴尬。近年来,网络上出现了乱解汉字现象,一些人把某些道理或看法附会到字形中,对一些汉字随意解读。比如,“腐败”的“腐”,有人这样解读:这块肥不错,我不用出就财源广[7]这样的解读误导民众特别是中小学生,给汉字的理解和使用带来混乱,影响了汉字的健康发展和文化传承,这种现象值得注意。

再看语文课程标准关于识字写字的教学建议:识字教学要将儿童熟识的语言因素作为主要材料,同时充分利用儿童的生活经验,引导学生利用课外各种机会主动识字,力求识用结合……要运用多种识字教学方法和形象直观的教学手段,创设丰富多彩的教学情境,提高识字教学效率。“溯源法”就能很好地利用学生熟识的语言因素,形象直观,提高识字效率。 

“寻梦?撑一支长篙,向青草更青处漫溯。”汉字历史悠久,蕴涵着国人独有的思维方式及价值追求。在重拾文化自信的今天,在识字教学中加强溯源教育,就如徐志摩说的“向青草更青处漫溯”,对于准确使用汉语汉字,科学传播汉字文化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。

 

参考文献

  [1] 王瑟:《精绝国小学课本竟然是<苍颉篇> ,《光明日报》20181103 9

[2] 朱崇才:《陈独秀<小学识字教本>为汉字教学插上翅膀》, 中华读书报 201

0222 14

[3] 史一棋:《以汉字溯源延展语文教育》 (深观察),《 人民日报   20180531  17

[4] 《提笔忘字忘掉的不仅仅是“字”》, 《光明日报》 201904097

[5]张大春:《认得几个字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8月第一版,第103106页《娃》

 [6]徐鲁:《<字的小诗>》:诗歌中的汉字美育》,《 中华读书报 2019010214

[7]《网络上乱解误读汉字现象严重 应引起重视》,华商网,20181130www.hsw.cn

 

 

 


⊕ 上一篇:学习启东 砥砺前行
⊕ 下一篇:深读教材 把握本质 提升教学实效
打印本页】 【返回顶部】 【关闭窗口
 
 
版权所有:绩溪县实验小学 (2007-2010) All Rights Reserverd
电话/Tel:0563-8151158 传真/Fax:0563-8151158 信箱:jxhmx2008@163.com
备案序号:皖ICP备08002768号 技术支持:亿家网络
 

皖公网安备 34182402000135号